跳到主要内容

知识开拓

浸大设立本港最大型「低氧实验室」  推动低氧领域研究发展并计划提供顾问服务

2014年1月28日

傅浩坚教授介绍全港面积最大的「低氧实验室」
傅浩坚教授介绍全港面积最大的「低氧实验室」
(左起) 郭林璇博士、傅浩坚教授和雷雄德博士邀请传媒体验在模拟略高於昆明高度的2,200多米高原环境 (空气中的氧气浓度为16%) 的身体反应。
(左起) 郭林璇博士、傅浩坚教授和雷雄德博士邀请传媒体验在模拟略高於昆明高度的2,200多米高原环境 (空气中的氧气浓度为16%) 的身体反应。

香港浸会大学最近在许士芬博士体康研究中心设立本港第二个,亦是面积最大一个「低氧实验室」,进一步推动有关低氧领域的研究发展。协理副校长、许士芬博士体康研究中心主任傅浩坚教授联同中心副主任雷雄德博士及其他成员於今天 (一月二十八日) 举行的记者会发低氧环境下高强度间歇性训练对心肌损伤的影响及机制」研究结果,并介绍实验室现正进行及即将展开的研究项目,以及未来可为市民提供的顾问服务 

低氧环境下高强度间歇性训练对心肌损伤的影响及机制」研究由傅浩坚教授和研究助理李飞霏博士进行,是首个研究高强度间歇性训练对心肌损伤的影响、首个研究在低氧环境下心肌损伤的程度是否有加剧,以及首个人体研究导致心肌损伤发生的可能原因的研究。 

研究对象是十位二十至二十五岁北京体育大学男生、训练有素的马拉松选手。他们在低氧环境模拟海拔三千米 (空气中的氧气浓度为14.4%)和平原环境 (空气中的氧气浓度为20.9%)下进行间歇性跑,并於运动前,运动后即时、二小时后、四小时后、二十四小时后取静脉血监测心肌损伤的变化。 

研究结果显示间歇性运动在平原环境下会造成50%70%的运动员产生心肌损伤,这种损伤在运动后二至四小时最严重,二十四小时之内恢复正常;而间歇性运动在海拔三千米的环境下会造成90%的参与者产生心肌损伤,二十四小时内恢复正常。研究结果分析显示心肌损伤可能是由於体内的氧化应激水平增高所造成的。 

研究员提出以下建议 () 进行马拉松比赛前要有充分的训练 () 剧烈运动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建议充分休息,不要再进行其他剧烈运动 () 低氧环境下的运动强度要比平时低 () 吃抗氧化应激的营养品如维生素C、维生素E来保护心脏,预防疲劳。 

此外,中心团队现正在「低氧实验室」进行「不同氧浓度环境下人体能量消耗差异」研究及即将展开「间歇性常压低氧运动对肥胖人群体重控制及能量代谢影响」的研究。 

傅教授又介绍了「低氧实验室」未来可提供的顾问服务,如市民测试是否适应前往高原旅行及工作。此外,他邀请传媒参观面积七米乘五点五米的「低氧实验室」,以及体验在模拟略高於昆明高度的2,200多米高原环境 (空气中的氧气浓度为16%) 的身体反应。 

「低氧实验室」可透过调节和控制氧气的浓度,模拟出不同海拔高度的环境,如在四小时内可模拟相当於五千米的高空环境。实验室主要用作研究人类在不同氧气浓度环境下的体能表现及受到的影响,包括精英运动员训练、各项运动项目成效和体重控制等除了体能训练,实验室也可作为「高原帐篷」,模拟高原环境对活动和睡眠的影响来进行相关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