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知识开拓

中港学者探讨「H7N9禽流感病毒扩散模型」评估传播风险

2013年5月14日

(前排左起)杨国静博士、刘际明教授、(后排左起)夏尚先生、史本云博士
(前排左起)杨国静博士、刘际明教授、(后排左起)夏尚先生、史本云博士
周晓农教授
周晓农教授

目前H7N9禽流感的感染源头及传播方式仍未确认,中、港两地学者组成的小组最近研究一项流行病学相关的「病毒扩散模型」,希望有助评估禽流感的传播风险。  

浸大计算机科学系讲座教授刘际明教授、研究助理教授史本云博士、博士生夏尚先生,联同香港中文大学公共衞生及基层医疗学院助理教授杨国静博士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晓农教授,根据过去十二星期候鸟迁徙路径及环境和气象数据,结合具有潜在感染风险的活禽分布资料,按照流行病学相关的「病毒扩散模型」,量化H7N9病毒随著时间和地区蔓延的趋势。结果有助评估H7N9禽流感在内地东部,甚至其他地区的传播风险,以控制病毒在区内蔓延。  

研究报告於今年五月三日在国际期刊《Infectious Diseases of Poverty》上发表,题为〈Inferring the potential risks of H7N9 infection by spatiotemporally characterizing bird migration and poultry distribution in eastern China〉,报告详情可浏览:http://www.idpjournal.com/content/2/1/8/abstract。  

从第一宗确诊H7N9禽流感病例开始,研究人员汇集今年二月四日至四月二十八日(共十二周)期间,内地东部地区的环境和气象数据,预测候鸟在该区向北迁移的模式 —— 从浙江、上海及江苏地区到辽宁、吉林和黑龙江地区,分析候鸟途经各区的可能性,从而计算出潜在感染的候鸟在迁徙过程中可能引起病毒传播的风险。  

鉴於潜在感染的活禽在各省市间的流通可能传播病毒,研究人员分析了内地三十一个省/直辖市的禽肉生产与需求情况。尽管上海是最早确认多宗人类感染H7N9病例的地方,研究资料却显示上海并非主要输出活禽的地区,模型结果亦显示了透过上海这一路径传播H7N9病毒是有限的。相反,产自江苏的活禽会运送到上海、江苏及更远等地区,这一过程中的扩散风险较大。  

研究人员综合上述两种传播途径(候鸟迁徙和活禽输出),绘制出H7N9禽流感在内地东部地区随著时间蔓延的「风险图」(附件一)。「风险图」显示,H7N9病毒爆发的首八周期间,除了江苏、上海及淅江,其他省市如河北、安徽、山东及北京,均存在感染H7N9病毒的风险。第八至第十二周期间,病毒在河北、天津和北京地区有蔓延的风险。    

初步研究结果有助分析某地区在某段时间感染H7N9禽流感的相对风险,亦有助解释出现多宗感染病例的区域分布,这对有效预防及控制H7N9在区域间的传播有积极的作用。换言之,在病毒传播模式不明的情况下,在候鸟迁徙的重点区域设置监测,以及监管活禽进出的管道,可有效控制病毒的蔓延趋势。  

研究小组现正进一步探讨计算模型在复杂的环境下传播与控制疾病的相关研究。带领这项研究的刘际明教授说:「由於H7N9病毒源头至今未有定论,而人类的感染风险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的,模型为评估病毒的传播风险提供了参考。若以此项模型为蓝本,我们将可进一步评估未来内地中、西部地区感染H7N9禽流感的风险。此外,成果亦对小组的其他研究课题如疟疾的传播、预防与控制等,起著很重要的作用。」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教授周晓农教授说:「我们会继续研究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的源头与传播方式。然而,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证据显示病毒会持续透过『人传人』的途径而导致流行全国。」      

附件一:  
综合候鸟迁徙和活禽输出两种传播途径绘制成的H7N9禽流感於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至四月二十八日期间在内地东部地区蔓延的「风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