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浸大俊彦

贝臻雅博士:以音乐谱写和谐

2018年5月28日

音乐系研究助理教授贝臻雅博士
音乐系研究助理教授贝臻雅博士
贝臻雅博士曾於2015年与美国顶尖的明尼苏达交响乐团合作。
贝臻雅博士曾於2015年与美国顶尖的明尼苏达交响乐团合作。
歌剧作家Scott Diel(右)与贝臻雅博士共同创作了不一样的歌剧题材。(摄影:Kaupo Kikkas)
歌剧作家Scott Diel(右)与贝臻雅博士共同创作了不一样的歌剧题材。(摄影:Kaupo Kikkas)
波罗的海三国有关《Nostra Culpa》的报导
波罗的海三国有关《Nostra Culpa》的报导

眼前的贝臻雅博士一身活力十足的优闲打扮,游走在浸大校园中,大家可能以为他只是众多交换生之一,未必联想到这位擦肩而过的千禧代,原来是被英国广播公司赞誉为曲风「富戏剧性而激情澎湃」的著名作曲家。 然而,只消几分钟的交谈,他那温厚声线缕述其深邃思想,就如他创作的歌剧乐曲一样,瞬间抓紧了听众的情绪。


贝臻雅博士作风低调,但音乐作品却在不同领域大放光芒。他的音乐作品曾得到世界不少著名管弦乐队、乐团和独立表演者演绎,包括伦敦爱乐乐团、英国合唱团BBC Singers和拉脱维亚广播合唱团,由他谱出的音符曾响彻伦敦南岸艺术中心以至纽约市卡内基音乐厅。贝臻雅博士认为艺术家必须接受他人的意见和想法,也要在作品中表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技能以外,艺术家如能掌握自己的特质,并忠於这份特质,便能打造绝佳作品。」

 

不说不知,贝臻雅博士与歌剧作家Scott Diel合作的清唱剧《Nostra culpa》(於拉丁文中指「我们的过失」),其歌词灵感来自美国经济学家Paul Krugman及前爱沙尼亚总统Toomas Hendrik Ilves有关经济危机的观点,有关内容分别於《纽约时报》的专栏及推特公开。贝臻雅博士回想起他与Scott Diel的讨论时表示,他们将有140字符限制的社交媒体「推特」与莎士比亚的14行诗(每行有十个音节)作比较,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推特好比沟通的一种艺术形体,而作曲家的工作就是把诗词谱成乐章。」

 

就这个不一样的歌剧题材,贝臻雅博士说:「是Scott Diel找我合作的,我相信为这些对话的片段谱写乐曲可以带来富戏剧性而诗意的效果,为整出歌剧赋予强大的表达能力。」他否定了一切有关政治动机的推测,认为於乐曲中加入了个人观点,乐曲便不能历久常新。

「在爱沙尼亚,坊间的讨论总是沸沸腾腾,但却从来没有切实的讨论到底怎样的政策才是对人民最有利。有些问题应受到关注,而音乐正是一个不偏不倚的讨论媒介。」贝臻雅博士认为《Nostra culpa》至今仍能引起大众共鸣:「还记得金融危机时期,我所乘搭的航班上乘客寥寥可数;比我年长的朋友甫毕业便要面对不确定的经济环境,当年的影响至今仍未完全消退。」

 

无惧权威的贝臻雅博士专注於打造与不同社会议题相关的音乐作品,也为自己开辟了一条全新创作路向,这份坚持同时为他赢得2018年古根汉姆基金奖。「我享受创作有趣题材的乐曲,以这次以『假新闻』为题材的作品为例,我乐於思量如何为作品增添戏剧性。我们说的都是真人真事,但碍於细节太复杂,报章未必有兴趣刊载,我希望能透过音乐说出他们的心声,把他们的恐惧和期盼在充斥着假新闻的地方公诸於世。」

 

贝臻雅博士是富布莱特访问学人,拥有英国牛津大学博士学位。作为作曲家,低调的他也常要面向公众,不时出现於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英国广播公司和法国广播电台等平台。游走於不同国度的生活让他有机会与来自世界20多个地方的音乐家交流合作,看到作品的不同演绎,也让他明白到作曲家偶尔也要捍卫自己的作品。「有时候同学会对自己的作品缺乏信心,我便会提醒他们做好本份,好好地完成音乐。当他们对自己的作品有足够信心,自然可以对演奏有所要求。」他以在哥伦比亚大学修读的经济学来总结道:「我们作曲家就像在竞争最激烈行业中的一间初创企业,卖点是情感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