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BU人的話

張偉賢:從遠征到征服

2018年10月1日

張偉賢:從遠征到征服

走到世界邊端

皮膚黝黑的張偉賢,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眼前這個開朗大男孩,已經在南北極擔任探險隊長超過八年,是世界唯一一位華裔極地探險導賞員。同時,他亦身兼國際登山嚮導、飛行員、滑雪導師、海上獨木舟導師等,工作非常多元化。

 

作為探險導賞員,張偉賢的主要工作是帶領遊客到南北極旅遊,觀賞野生動物及極地風光。另外,他亦會為極地科研人員提供顧問服務。然而,張偉賢的工作並非純粹安排參加者順利地完成活動,「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確保參加者能安全地完成旅程,活著回家。」

 

張偉賢每年有超過一半日子在極地工作,其餘時間大多留在歐洲為客人籌劃行程。他每次回港只逗留短短十數天,與家人短聚過後,就匆忙飛到上海、台北等亞洲各地出席講座、接受訪問及約見參加探險活動的客人,行程非常緊密。

 

開展探險之旅

張偉賢小時候在粉嶺一處鄉郊生活,經常「通山跑」,大自然就是他的遊樂場。「大自然就好像是我的家,令我感到很自在、很親切。我亦喜歡跟動物互動,他們跟人類一樣充滿好奇心。」

 

張偉賢的足跡遍佈香港郊野,然而他的好奇心不只於此。為擴闊自己的探險版圖,他讀書時期已把握各種機會四處遊歷,增廣見聞。於浸大讀書期間便取得多達11個獎學金,曾赴及印尼、台灣、哈薩克斯坦及美國等地進行實習及交流。

 

而他的極地之路,起緣於2007年於浸大修讀體育系一年級的時候。當時他於校內見到一個招募參加者到南極考察的活動,為爭取機會探索世界,他更主動接觸素未謀面的香港女探險家李樂詩博士,並成功獲得她的推薦,最後在2,000名參加者中脫穎而出,獲美國環保組織2041贊助前往南極探險。

 

縱然在出發前已在網路上惡補南極的知識,但這個遙遠的地方於他而言就如瞎子摸象般印象模糊。張偉賢決定以他的「心」代替雙眼,去感受這個遙遠且陌生的地方。然而,首次踏足這片白茫茫土地,張偉賢馬上就被充滿未知的寧靜世界吸引住,自此便立志當一個探險家,上天下海,希望深入了解我們所居住的這個星球。

 

長年在極地工作,張偉賢娓娓道出他遠赴極地探險的感覺,「在放眼只有皚皚白雪和蔚藍天空的極地,我可以靜下來反思自己的人生,更加認識自己,認清自己所追求的目標。其實人類本是大自然一部分,但我們長久以來習慣了城市生活,才與大自然失去了聯繫。在煩囂的城市中,我們難以找到自我反思的空間,亦因而感到迷失。」

 

Home is meaningless without journeys

這些年來張偉賢都選擇旅居德國,全因其位處歐洲中心,來往歐洲各國交通便利。但他每次回德國也只是寄住朋友家中,沒有固定居所。談到「家」於他的意義,張偉賢說,「Home is meaningless without journeys,如果只逗留在一個地方,不往外闖,『家』便沒有意義。」這個信念促使他繼續向其他未知的地方探索。「社會需要有人肩負探險的工作,否則社會不會進步,不會有新思想出現。人類不斷探索就是為了追求新知識,為社會帶來新發展。」

 

張偉賢轉述一位德國教授的說話:「趁年青時應多探索,汲取經驗,到老年時這些經驗變成智慧,到我們死後,便成為人類的文明財富。」

 

不要為人生設限

張偉賢年少時曾夢想成為飛機師,最近他已完成飛行訓練,達成了兒時夢想,但他並未因此滿足。「世界日新月異,現存的行業將來或會被淘汰,所以我們不應該為自己的職業設限。我們的未來可以有無限可能。」今天的張偉賢,目標是有一天可以離開熟識的地球,到太空探索未知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