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知識開拓

中港學者探討「H7N9禽流感病毒擴散模型」評估傳播風險

2013年5月14日

(前排左起)楊國靜博士、劉際明教授、(後排左起)夏尚先生、史本雲博士
(前排左起)楊國靜博士、劉際明教授、(後排左起)夏尚先生、史本雲博士
周曉農教授
周曉農教授

目前H7N9禽流感的感染源頭及傳播方式仍未確認,中、港兩地學者組成的小組最近研究一項流行病學相關的「病毒擴散模型」,希望有助評估禽流感的傳播風險。  

浸大計算機科學系講座教授劉際明教授、研究助理教授史本雲博士、博士生夏尚先生,聯同香港中文大學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助理教授楊國靜博士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周曉農教授,根據過去十二星期候鳥遷徙路徑及環境和氣象數據,結合具有潛在感染風險的活禽分佈資料,按照流行病學相關的「病毒擴散模型」,量化H7N9病毒隨著時間和地區蔓延的趨勢。結果有助評估H7N9禽流感在內地東部,甚至其他地區的傳播風險,以控制病毒在區內蔓延。  

研究報告於今年五月三日在國際期刊《Infectious Diseases of Poverty》上發表,題為〈Inferring the potential risks of H7N9 infection by spatiotemporally characterizing bird migration and poultry distribution in eastern China〉,報告詳情可瀏覽:http://www.idpjournal.com/content/2/1/8/abstract。  

從第一宗確診H7N9禽流感病例開始,研究人員彙集今年二月四日至四月二十八日(共十二周)期間,內地東部地區的環境和氣象數據,預測候鳥在該區向北遷移的模式 —— 從浙江、上海及江蘇地區到遼寧、吉林和黑龍江地區,分析候鳥途經各區的可能性,從而計算出潛在感染的候鳥在遷徙過程中可能引起病毒傳播的風險。  

鑑於潛在感染的活禽在各省市間的流通可能傳播病毒,研究人員分析了內地三十一個省/直轄市的禽肉生產與需求情況。儘管上海是最早確認多宗人類感染H7N9病例的地方,研究資料卻顯示上海並非主要輸出活禽的地區,模型結果亦顯示了透過上海這一路徑傳播H7N9病毒是有限的。相反,產自江蘇的活禽會運送到上海、江蘇及更遠等地區,這一過程中的擴散風險較大。  

研究人員綜合上述兩種傳播途徑(候鳥遷徙和活禽輸出),繪製出H7N9禽流感在內地東部地區隨著時間蔓延的「風險圖」(附件一)。「風險圖」顯示,H7N9病毒爆發的首八周期間,除了江蘇、上海及淅江,其他省市如河北、安徽、山東及北京,均存在感染H7N9病毒的風險。第八至第十二周期間,病毒在河北、天津和北京地區有蔓延的風險。    

初步研究結果有助分析某地區在某段時間感染H7N9禽流感的相對風險,亦有助解釋出現多宗感染病例的區域分佈,這對有效預防及控制H7N9在區域間的傳播有積極的作用。換言之,在病毒傳播模式不明的情況下,在候鳥遷徙的重點區域設置監測,以及監管活禽進出的管道,可有效控制病毒的蔓延趨勢。  

研究小組現正進一步探討計算模型在複雜的環境下傳播與控制疾病的相關研究。帶領這項研究的劉際明教授說:「由於H7N9病毒源頭至今未有定論,而人類的感染風險是受多種因素影響的,模型為評估病毒的傳播風險提供了參考。若以此項模型為藍本,我們將可進一步評估未來內地中、西部地區感染H7N9禽流感的風險。此外,成果亦對小組的其他研究課題如瘧疾的傳播、預防與控制等,起著很重要的作用。」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教授周曉農教授說:「我們會繼續研究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的源頭與傳播方式。然而,到今天為止,還沒有證據顯示病毒會持續透過『人傳人』的途徑而導致流行全國。」      

附件一:  
綜合候鳥遷徙和活禽輸出兩種傳播途徑繪製成的H7N9禽流感於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至四月二十八日期間在內地東部地區蔓延的「風險圖」